堅樂 1:2 仁濟二中 -- 堅樂之敗,非戰之罪?


對賽會及評判的疑問

在辯論比賽出現一些令人感到驚奇,甚至不平的賽果時,評判的資格、評分準則甚至有否偏幫某隊等有時會成為討論的焦點之一。而這一場比賽中,實在有些地方令人感到奇怪。

首先,在首兩回合的賽事中,賽會都會找前辯論員作其中一位評判,然而在這場比賽中,卻是三位評判都是學校老師,而且當中有兩位老師,其所屬學校都未有參加是次比賽,亦不算是在辯論界活躍的學校,這是在之前的比賽未出現過的,我本來心想是否賽會在找評判時出現困難,引致找不到前辯員做評判,然而更有趣的是賽會竟然找了一位時常擔任辯論比賽評判的前辯員擔任比賽的主席,那就很奇怪為什麼賽會不讓他擔任評判而有此安排。

此外,正如網上討論區上有同學指稱的,三位評判中有一些評判的評分的確令人感到奇怪,正方個別辯員與反方的表現相差不遠,也沒有嚴重失誤,但分數卻被嚴重拉低,照理說正方的發言內容大致相若,論點一貫,表現也不是相差太遠,突然有同學分數被拉低,是很難解釋的,如果說因為該位辯員發言中有不太流暢的問題,那其實該場比賽的最佳辯論員反方結辯也是如此,而內容也與反方其他辯員沒太大分別,那為什麼是由他而不是其他比他講得更流暢的反方辯員取得最佳辯員,令人費解。而另一個奇怪的地方是,評判在講評語時指出了反方個別辯員用大部份時間講些和辯題相關性不太強的東西,照理說在分紙上應有所反映,然而我記得該位辯員的分數也並不低,與其他辯員差距不大。那評判的準則究竟如何,似乎難以讓其他人了解。

當然,在此我仍然相信評判並非故意要堅樂出局,而且這篇文章的目的也並非要將堅樂敗北的原因完全推給評判,而是想探討一個問題:如果比賽是由三位辯員做評判,是不是堅樂就能贏?

這場比賽的辯題為「全港小學應實行專科專教」,堅樂為正方,仁濟二中反方。

正方証立失當,反方反論也有問題

這場比賽,正方堅樂的確提出了很多老師專科專教的好處,也提出了甚多數據及權威,因此看上去他們的內容是比較充實的。然而他們在「全港小學」這個字眼中的把握不佳,也是一個致命傷。當反方在比賽中時不斷問正方為何要全港小學實行而不是讓學校有自由度選擇時,正方的回應卻只是「好的政策為何不全港推行,難道要收收埋埋進行?」的確,反方對於這種回應是反擊乏力的,只能當對方完全沒答過問題般而將問題再次問出來。然而正方缺乏理據而要用語言技巧令人語塞來作補救,即使是前辯論員作為評判,對這些說話的合理性也會存疑(為何非全港實行就代表收收埋埋?中間有否非黑即白?)。而不幸的是,如果評判是老師的話,對正方這種說詞是會極度反感的,因為近年不少新教育政策弄得一團糟前,當教育界人士質疑成效時,教署官員的回應與這場比賽正方提出的說話,有點不謀而合-理念好,先實行再檢討,結果是帶來教師的種種苦況,當從心底裡反感,即使駁倒對手,打分時也很難給予高分。另一方面,正方未有就「全港小學實行」提出進一步的論據,也未有將一些論証責任推給反方,例如說如果反方要証明現在有些學校不適合專科專教,那請反方提出是什麼學校,是欠缺什麼環境而令他們實行會有問題,而不是出來講個口號就算了。簡言之,正方似乎未完全盡了做正方的責任,也未有將反方推入困境。

這樣看來,堅樂這場比賽之敗真的「死有餘辜」。然而如果看看反方仁濟二中的反論,也足以嚇人一跳。反方的主辯和一副花了很多時間去講過往一些全港實行的教育改革政策的失敗的情況,然後就指在全港實行專科專教會重蹈覆轍。然而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反方並未有指出實行專科專教有什麼地方與過往失敗的教育改革政策出現了同樣的問題。雖然說反方有說過全港性政策不能符合所有學校和所有學生的不同需要,然而也只是提出口號,未有提出進一步的論據,變成最後表達出來的訊息可以被理解為「過往的改革失敗了,現在的改革也會失敗」,「過往實行過全港性政策失敗,現在不應該實行全港性政策」的訊息,而無法將兩者拉上關係。而反方提出的全港性政策不能符合所有學校、所有學生的不同情況,不過反方亦從無提出有什麼學校、什麼學生,是不適合專科專教的,因此這反論也只是一句口號,而無理據支持。老實說,我認為反方也未有提出足夠及合理的反論,反方也未有盡反方的責任。

在這裡,即使是辯論員評判,也需要面對一個困境-當正方未盡責任時,其實反方也未有盡其責任提出反論。想給正方贏,發現正方未完全証立辯題,想給反方贏,卻很難認同反方的推論,在這情況下,我認為即使是辯論員評判,其實也不容易明顯地分出勝負。

如此錯誤,為何放過?

這場比賽中,雙方也放過很多我認為必要的反駁,對於反方的反論的漏洞,論據的缺乏,奇怪地正方近乎完全無反擊過,只是在正方結辯的中段曾以幾句說話回應,這樣一來太遲,二來力度不足,對於這種嚴重缺失,作為正方如果無法在第一副辯有效反擊就已經有危險,去到結辯更是遲得過份。而且這種錯失應放在最前面反擊而不能去到中段,當放在中段而卻只用幾句說話反擊,要評判清醒過來已經不易。當然,一般來說經驗上我認為辯論員作為評判會聽得到,但也會認為反擊得太遲。而反方也很有趣,正方辯員時常說反方反對是為了資源問題,然而明顯地這並非反方論點,而反方一直「被屈」卻又不反擊。作為評判,明知某方錯,但另一方又不回應,究竟如何評分呢?這也相信是另一個值得討論的問題。

辯詞表達,「各有千秋」

在這場比賽中,正如一些辯友所言,印象中反方仁濟二中的「讀稿」情況是相對比較嚴重的,一般來說在辯詞表達上這種時常望稿的情況是不太應該被鼓勵的。然而從另一角度看我們也應該欣賞仁濟二中在準備辯詞上其實是非常用心,也有地方值得讚賞。好像一副「匹夫之勇」的那段,語速及語氣的配合同學就可以借鑑一下,相反正方堅樂方面不難發現多位辯員的辯詞及其表達常有重覆,而且也未有什麼別出心裁的地方,但他們又的確表達得較為流暢,望稿情況也相對不太嚴重。那在雙方都有其弱點及優點時,即使是由辯論員當評判,是否輕易分出高下?我看也未必。

如果當日的評判是三位辯論員,那方會贏?

雖然我已退出了堅樂辯論隊,然而始終是他們的前辯員,大家認為有利益衝突的,略過不看便成。只是我也接觸過不少前辯論員的評判,因此也想公開自己經驗上認為如果由三位前辯論員當評判,形勢大概會如何:

主辯回合,反方主辯的確有針對正方忽略的辯題字眼作出攻擊,因此反方會取得優勢,然而,一來正方主辯提出不少論據,而反方相對比較缺乏,二來反方的立論也明顯有嚴重問題,因此分數不會拉開太遠。而反方主辯雖然四分鐘時間只用了三分鐘,但其實主辯稿的結構已經完善,因此不會太影響分數,順帶一提,大專辯論賽甚至曾出現過四分鐘時間用不到三分鐘仍然取得最佳辯論員,表現上也是實至名歸的,因此用時不足不代表必須給予低分數。

一副回合,正方一副沒有反擊反方立論的不當之處,而反方一副的表達技巧也較佳,因此仍然是反方佔優。不過對於正方反問「不全港實行難道要收收埋埋」,反方一副未有回答,而且在將辯詞與辯題核心拉上關係也做得不足,因此拉開的分數也不會太多。

二副回合,正方開始將形勢拉緊,除了再重新問一次「不全港實行難道要收收埋埋」外(雖然老師不會受落,但前辯員評判不一定是老師,也較能接受不同類型的表達技巧,包括這種質問),也有反問對手「如以反方的看法,是不是可以只某些學校行三三四,某些則不實行」,這些反駁開始令他們追回分數,然而未有再作進一步的解釋,講出全港實行的必要性,令他們不能一回合內迎頭趕上超前對手。

結辯回合,雙方結辯整體表現也不俗,不過辯論員評判應可在正方結辯的辯詞中聽到他們終於質疑對手並無提出實際論據証明專科專教有什麼情況和目標為本的情況一樣,以致將同樣失敗,因此正方結辯會略有優勢。

到了最後計算,我會認為正方迎頭趕上的機率會較反方力保勝果到先場的機會為高。然而正方即使贏,也只是贏一點點,如果是由我評分的話,分數應在十分以內。而且也不能說反過來由反方險勝並不合理,始終雙方都有給評判認為他們應該落敗的理由。我的確認為這場比賽的評判評分有令人費解的地方,而賽會也應該好好檢討,但我同時不認為這場比賽是堅樂必勝之局。

分析到此完畢,最後想說的是,有些東西是現在我們如何談都改變不了的,例如這場比賽的賽果,不過有些東西是可以改變的,例如雙方同學的表現及立論方面,希望在下場比賽都能完整地提出自己的立場及論據,不再可惜自己的戰敗,也不要介意外間認為自己勝得不合理。贏比賽是重要,但如果人生不是只有這幾年的話,我想大家早晚會明白,比賽中得到及學到的東西,比起獎盃和勝利是重要得太多了。